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香 >> 内容

江苏东海:公务员参与石梁河非法釆沙強抢码头引起关注

时间:2013/1/20 12:31:01 点击:

  核心提示:...

    核心提示: 身为政府财政干部却勾结地方恶势力(系原桃林镇财政所所长朱学明),为达到霸占我彦奇沙场.以村民身份为幌子,指使其亲属将通往我沙场的道路堵死,让我沙场无法经营,造成重大财产损失数百万。实施强行挖毁我场地,殴打我工人,堵道路,其目的是为强抢我经营的沙场。这一事件就发生在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石梁河镇,其行为令人发指。中央部委与地方记者采访也遭到殴打,王丛生说……

江苏东海:公务员参与石梁河非法釆沙強抢码头引起关注

-----来自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石梁河镇贾庄村彦奇沙场的调查报告

《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特约记者:王生志、林正义

强势的地方势力让记者震憾

2013年1月11日,记者接到当地媒体同行转给的“连云港市东海县石梁河镇贾庄村彦奇沙场业主王丛生的投拆材料”,材料内容称:2012年5月8日,10日我收到莫名电话和信息,对方要求我到沙场谈谈,如果不到后果自负。5月11日14时左右,我到了沙场,在我的办公室见到了以朱学明(系原桃林镇财政所所长)为首带着本地多名男子;朱学强(系其本家弟弟,据了解有多起犯罪前科)、朱桂锐(系其子)。他们非常强势地跟我说,朱学连的鱼塘卖给朱学强了,让我把我的沙清走,把我的沙场给朱学强。我说:“怎么可能呢?我的沙场怎么可能一点说法没有就给你们呢?”朱学明说:“不给还就不行,你一个外地人在这能翻起什么浪。”朱学明是本地人,而且是当官的,我就必须让给他们,不让还不行。不让就堵路,用机械挖毁场地,殴打我工人等强制手段,让我彦奇沙场无法营业。

于是记者根据投诉材料上提供的手机号码联系了朱学明,但由于手机号码有误,未能与本人取得联系。随后记者联系上了投诉人王丛生,在王丛生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贾庄村彦奇沙场。记者看到该沙场场地中,被机械挖了两条南北向和东西向的深沟。当记者对被破坏的沙场进行拍照时,遭到了朱学明的儿子朱桂锐与外甥张玉环的围攻与漫骂,并且遭到了朱学明父亲殴打。在此情况下,记者只好离开现场。随后记者来到了东海县公安局政治部,将在采访现场被打的情况及投诉人材料转交给东海县公安部门,渴求警方能对正常经营权及记者采访权予以保护。

1月13日,记者再次与当地媒体同行前去石梁河镇贾庄村彦奇沙场现场进行采访,当记者取完沙场现场图片离开沙场百米之外,在村庄道路上被朱学明本家弟弟朱学强、其子朱桂锐、其外甥张玉环(原石梁河派出所辅警)用树木拦截于道路之中。当记者欲将树木挪开时,朱学明父亲冲上前,对当地媒体记者头部猛击两拳,阻止记者离开。记者出示记者证说明身份,朱学强看到记者证上的国徽标志后,大喊:“记者出示的是警官证,冒充警察,打!”见此情景,记者只好躲进车内关紧车门,拔打110报警。上午10时40分许,东海县石梁河派出所一郝姓警官来到事发现场,对记者身份证及记者证查阅登记后,认为记者采访没有经过县宣传部及乡党委授意。记者要求警方协助离开现场,但是,朱学明的父亲坐在路中间,坚决不让开。朱学强、朱桂锐等人要求记者必须将拍摄的沙场图片删光,否则就不要想离开贾庄村。郝警官向记者转述了朱学强等人的要求,遭到了记者的拒绝。此事僵持到中午12点10分,朱学明的父亲及其亲属才同意让记者离开。在此其间郝警官根据朱学强等人的要求,先后对记者身份做了三次盘查,却完全没有对聚众滋事拦截记者通行者查问。

记者再赴采沙现场受到热烈欢迎

1月14日,记者经过多方打听,联系上了东海县桃林镇财政所二线所长朱学明,说明想进一步了解彦奇沙场王丛生投诉其严重侵犯沙场经营权的情况,希望能与朱学明及其亲属沟通。根据朱学明的要求,当晚记者在东海县县城见到了这位五十四岁刚从县财政系统退二线的财政所长。朱所长告诉记者:王丛生在石梁河水库管理处以行政包庇、袒护、纵容下,做事特别狂。引起我村部分村民的愤慨,他处于正义感,把通往沙场的道路由宽到窄,致使拉沙车子无法通行,为此老百姓与王丛生发生了肢体冲突。希望记者再赴“石梁河镇贾庄村彦奇沙场采访”。

1月15日上午八点记者在朱学明的带领下来到了贾庄村(13日记者与当地媒体同行被打的村庄路段)见路边有近十村民。朱学明下车对村民说:“这个北京来的记者,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代表父亲向记者道个歉,前天发生的事情是误会(指记者被打),以后凡是执法人员、记者来大家都要欢迎。随着朱学明的话,其堂弟朱学强喊:“大家欢迎记者来采访!”随即十多个人鼓掌。在朱学明的安排下记者对十来个村民分别进行了采访:朱学连说,他在2002年根据村委会的要求开挖滩涂养鱼。他与弟弟朱学强二人合伙开挖了两个鱼塘(每个面积为一亩),就在王丛生沙场边上。鱼池15—20天需要换一次水,由于王丛生打沙使其无法正常换水。村民朱瑞峰、朱高明、朱学岭告诉记者,他们每人均有10个养鱼网箱,被王丛生打沙毁坏了。现在来沙场阻止正常生产,是为让王丛生索取赔偿的。当记者要求他们出示开发滩涂养殖合同及相关证据时,他们均称是自行开发养殖没有合同。

揭开朱学明与彦奇沙场纠葛背后的真实面莎

在连云港市石梁河水政大队两页的调查笔录中记者发现,朱学强在2012年10月23日11时35分至12时零4分接受了水政大队的调查。调查事由: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水行政处罚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就朱学强私建码头进行调查询问。笔录内容显示朱学强所建码头位于贾庄彦奇沙场隔壁;其保证在谈话后停止非法建立沙场码头活动。朱学强所谓的鱼塘实际为村委员在1987年至2005年发包给村民时训东、时训井兄弟二人种植山楂树的。

石梁河管理处给记者的一份书面证明上显示:彦奇沙场位于连云港市石梁河镇贾庄村七组果园沙场东侧,根据《连云港市石梁河水库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水库管理范围内的土地、水域属于国家所有。彦奇沙场主航道西侧,东西长120米,南北宽150米的水库滩涂为市石梁河水库管理范围,属国家所有。以上滩涂所堆放黄沙为彦奇沙场王丛生所有。

为了客观地报道石梁河贾庄彦奇沙场被破坏事件,记者再次联系了朱学明。朱学明声称“表示沉默”。当记者问其本人及其子朱桂锐、外甥张玉环户藉所在地时,朱学明说,原藉是贾庄村。据记者了解,朱学明本人及家属分别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因工作调动迁出该村。对于目前朱学明及其子、外甥来到贾庄村彦奇沙场阻止其生产、殴打工人、拦截记者采访包适其父殴打记者,朱学明给出的答复是:他们在给堂弟朱学强打工。记者问:“朱学强的沙场系非法沙场,你们全家就算是给他打工,哪为什么殴打别厂的工人及在村庄道路拦截记者? ”对此朱学明的答复是:“你们按照法律程序走。”当记者问起关于国家公务员管理条例规定,公务员不得参与亲属经营时。朱学明回答:“你就是把中纪委搬来,我也不怕!”

石梁河镇贾庄村党委支部书记杨永新告诉记者,贾庄沙场经营者王丛生一向依照合同经营,并无不当,破坏沧沙场的人也不是本村户口,至于为啥干扰沙场,他分析可能有人看沙场赚钱眼红,想撵走王丛生,自己经营,但原因到底如何,他也不得而知。记者从石梁河镇派出所和石梁河水上派出所获悉,近一段时间,贾庄沙场纠纷不断,警方正在调查处理中。

记者采访中还获悉,朱学明作为国家公务员、乡镇财政所长,退居二线后返回原藉多次参与非法采沙,强抢码头之争事件中。扰乱了地方经济秩序,造成社会治安不稳定。对此,记者已经向东海县纪检部门举报,等待纪检部门的答复。(记者继续关注石梁河强抢采沙码头事件)

作者:特约记者:王生志、林正义 来源:本网
  • 经法中国周刊(www.jfzkchina.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109668007@qq.com QQ:109668007 京ICP备16014648-3号